返回

腥魂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部分阅读第(1/7)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财外物,你且留我xg命如何?“黑蝴蝶试探xg问道。

    李不坏面露不悦双眸怒瞪直视黑蝴蝶道:“怎么?你难道还不知自己现在的处境犹如惊弓之鸟?不要跟我讨价还价。当然了如果我心情一时拨云见曰晴空万里,你可能还有一丝机会。

    黑蝴蝶心知以无资本提出要求思量在三道:“在出了太平镇向西五十里开外灌木林丛中,我把钱物埋在一棵枝粗叶大的榕树下,榕树上我有刻几道印记一看便知。”

    “我现在以详情告知,你是否容我离去?”

    “哎,”李不坏玩味带笑的看着黑蝴蝶厚颜道:“其实我这个人做人是很有原则的,在者你不知道浅交而不可深言这道理嘛。”

    “这年月容易相信别人就是对自己不负责任,这样的行为过于愚蠢过昧!命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是最安全可信,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我说给你听,你不觉羞愧?”

    在者你犯下的罪世人共愤,怎可饶恕,你若xg渴难奈可去怡香楼与佳人一续?又何必糟蹋少女妇儒,她们若无名节与死有何区别。”

    黑蝴蝶张嘴刚想说什么却被李不坏举手止住,逼迫与李不坏的银威又把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拿人钱,尽人事,我是不会白拿你的这点钱,我会给个痛快让你毫无痛觉上路,这样钱我会挥霍的心安理得些,到了地府要好好做鬼,争取早ri投胎转世重新做人。”

    不等黑蝴蝶有所察觉,李不坏面目平静犹如鬼魅,手握剑柄向前一送直入喉咙,黑蝴蝶双手捂住脖子血从指缝中渗出,黑蝴蝶瞳孔放大表情无常透着心有不甘,手指李不坏却一言未说,逆袭剑剑身殷红饮吸腥血,发出吟鸣嗡嗡作响,若有旁人所见定失颜惊sè。

    李不坏收回逆袭剑横握剑柄yu抹向黑蝴蝶首级。

    “啪。”

    细软如蛇的长鞭抽打在剑身上把剑弹回。

    李不坏一惊寻鞭看去,不禁两眼发闪光目中带绿,张大嘴巴垂涎三尺,只见两位身姿绝美的少女向他缓缓走来!

    一位衣着青绿sè的长衣,表情轻柔面带微笑,手持傲霜长鞭,一头青丝般的黑发垂落而下随风舞步,柳叶般的眼眉,一双眼眸清澈如水而不染,小巧jg致的鼻子,玉腮嫣红,像百合花般娇艳yu滴,婴儿般亮晶的嘴唇,面颊晶莹润花不见瑕疵,玉脂般的双手嫩泽细长,上身胸涌澎湃,下体翘起诱人,上凸下翘,柔嫩如雪的肌肤如。。。。。。。

    “咳咳。。。”

    与前者并论后者失sè甚多,一旁的绿叶衣着米白长衣,手握长剑,表情凶巴面带不悦,好像谁把她睡了甩手了之不负责任一样,秀翘的嘴唇,小而聚光的双眸,脸颊不施脂粉依旧脱俗可人秀气,如玉般的皮肤如酥似雪,虽然前不挺后不翘,但是小巧模样还是惹人怜惜,很是可爱。

    “师姐若我没有记错这人便是行云宗的那个臭无赖,你看看他现在这副得行,真是xg死xg不改,是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现小应是如此若大了那还了得,上天真不开眼,这样的人留在世上就是个蛀虫,就应让他吃饭噎死,喝水呛死,走路摔死,睡觉睡死。”

    青衣少子笑道“睡觉也可以睡死人吗?”

    管他怎么死了,翻来覆去怎么死都行!”绿叶咬牙切齿为师姐姐愤愤不平说道,可想便知绿叶对他的恨以侵入骨。

    青衣少女笑而不答,直径走到李不坏身前道:“这人是你杀的吗?”

    “喂、喂。。。”

    青衣少女喂了二声,李不坏却全然置若罔闻,全神贯注眼神依然直视青衣少女发呆口水汹涌。

    绿叶看着他目不转睛盯着师姐sè迷迷的看气就不打一处来,怒火中烧双眸怒瞪呵斥道:“师姐问你话了你聋了还是哑巴了还是聋哑皆是呀,说完手甩剑鞘打向李不坏。”

    李不坏身体一个打颤,从已经幻想到宽衣解带准备男女混战的脑海中回个神来,擦了擦嘴角,正sè道:“二位师姐近来不知可好?自行云宗一别数ri小师弟对二位师姐恋恋不忘相思成疾呀,经常行事丢三落四,辗转反侧夜不能眠呀。”

    然又转个身看向青衣少女面露惆怅道:“还有师姐你留给我的体香我一直保存数ri可还是被时间蒸发了,说完左把手放在鼻前嗅了嗅,唉、”李不坏说道动情之处几度yu要流泪。

    青衣女子听完顿时羞赧,彩霞满面、红晕阵阵。

    绿叶眼神充满敌意愤怒说道;“谁是你师姐,我们只是有一面之缘而已、只是而已你知道吗?”

    “你的脸皮厚如铁盾刀枪不入的嘛、你能不能给自己长点脸呀,死皮赖脸的我见多了,可是跟你一比统统败下阵来俯首跪拜。”

    李不坏不羁一笑全无心肝道:“多想师姐声声美赞。”

    “以后不要叫的那么不知羞耻行吗?谁答应做你师姐了啊,搞的我们真的是你师姐一样,我要是有你这个不学无术,愚昧无知,碌碌无能的师弟我一头撞墙死了算了。”

    “我。。。。。。。”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