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城妹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1-17第(1/2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十一章

    果然,邱雨天天都会按时给张建英发来短信「检查」她的qing绪。看短信已经成了她午休时候一个固定节目。她开始还觉得有些可笑,或者说是玩笑,但慢慢地她会定时地等着那个时刻的手机响起。就像是训练一只狗,每天都在相同的时间喂它r,如果有一天不喂了,它也会到时候liu口水盼着那块r。当然那块r会准时放在她面前的,不早不晚。而且,在晚上张建英也开始会接到他的短信。

    「您现在在做什么?」「躺在床上百~万\小!说。你在做什么?」她似乎没有感觉到她们的关系在不知不觉中仿佛已经像非常熟识的朋友一样了。

    「我正在想您在做什么?」「真是个聪明的回答。你还不睡吗?」「还在学习,可能还要晚一点再睡。」「别太晚了,明天还要上课。」「谢谢您的关心。我刚才还没有动力,现在一下子j神了很多!」「不要太j神了,我可不想你一会儿睡不着觉。」「不会的,我躺下就会马上睡着。而且还梦到过您呢。」「是吗?梦到我什么?」「不能说,秘密。」「好吧,我也有秘密不告诉你。」很快,邱雨打过来电话。

    「喂,你怎么打过来了?」张建英拿起手机把声音压得很低。

    「我想听听您的声音。」「我的声音有什么好听的?你应该赶紧去学习,然后睡觉。」「我想知道您有什么秘密。」「秘密是不能说的,所以才叫秘密。你不是也有吗?为什么你不说呢?反而就叫我说,不公平。」「也许以后我会说的,现在不说。」「那我也是。现在赶快去学习吧,别耽误时间了。明天发短信吧。」「好的,阿姨,晚安。」「晚安。」张建英在她说话的用词和语气都在发生变化的时候,丝毫没有任何感觉。因为这一切都是在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改变着,就像是虫牙。

    她开始习惯于接受他的短信和问候,总是在那个时刻就要到来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有些紧张或者说是期待。她也隐约感觉到自己qing绪的不正常,但总是一念而过没有多想。因为她更期盼的是那个手机会响起那个叩响她心扉的声音。

    但今天中午邱雨没有任何消息,令她有些不安,犹豫再三以后她没有给他打过去问。下午回到家张建英问小雅学习的qing况,借机便问她最近邱雨怎么样,今天她们说话了没有。

    「他今天好像很累的样子。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他昨天百~万\小!说看得太晚了。」躺在床上,她一直在想着要不要给邱雨打过电话去,终于她还是拿起了手机。

    「喂,邱雨,你还好吗?」「阿姨,您好。」邱雨听到她的声音立刻j神起来。

    「我听小雅说你好像不舒服,是病了吗?」「没有,只是有点累,昨天晚上没睡好觉。」「那今天就早点休息吧。不要太晚了。」「我会的。谢谢您打电话来。」「没事,我只想知道你没事就放心了。」「阿姨,您今天工作忙吗?」「还行,基本上每天都差不多。你呢?」「其实,我今天特别想您……」「……」「您还在听吗?」「在,在听……」「您想我了吗?」这低弱的问话像针一样扎了一下张建英。

    「……」「想我了吗?」「……」「阿姨……」「嗯?」「想还是没想?」「邱雨,你该睡觉了……」她感觉脸有些发烧,有些后悔这么冒失地打这个电话。那颗「虫牙」开始有了一点点极微弱的痛,但即使只是极其细微的感觉,也足以令她的心颤抖了一下。

    「那好吧,阿姨,你也要早点休息。别担心我,我没有事的。」「嗯,我知道了。晚安。」「晚安。」挂上电话,张建英的心还在怦怦的跳着。这种感觉,很久很久以前出现过,那时候,她还年轻,仿佛是小雅的年纪。但此时,这种感觉突然又蹦了出来,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想这不是梦吧,一场迷晕的梦。她努力地不去想那张既遥远又似乎近在面前的脸,在理智与qingyu的挣扎中,那张脸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实。她的手伸向了两tui之间,在那丛茂盛的毛丛里寻找着本能的愉悦。她很轻易地就找到了,并把它掌握在手里。在她的抚下,那原始的愉悦苏醒了,逐渐伸展开来,蔓延到她的全身。

    她颤抖着,迎接着愉悦地到来,像是炎旱的土地喜迎着甘霖。甘霖悄然而至,滋润着这一片沃土,又汇聚成小溪潺潺liu向低谷去浇灌那朵艳丽的雏菊。如果说以前那个x梦令张建英感到尴尬,但此时她却不了,她一直想着邱雨,想着他的样子,他的眼神,他的笑容。她的手在动,在邱雨的注视下在动!她感到刺激,这种刺激就像是连锁反应让她不能自己,停不下来。她也不想停下来,那张英俊的脸仿佛给她无尽的激qing和鼓励,让她毫无顾忌地向前再向前。她shenyin着,把心里的愉悦都释放出来。张建英更加大胆了,在自己的世界里,在那个一切都在她掌控的领地里她脱掉了他的衣服,让那年轻健硕的裸ti趴在她身上。她亲吻了他,抚着那勃起的骄傲的yj,它真的充满了力量!像一团跳动的炽热的火!她将那火放进自己的身ti,让起伏的身ti和这火一起燃烧。

    她欢快地叫着唱着,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