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陈医生和他护士表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部分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小梅休息了一会儿,温柔地在陈医生的脸上轻吻,娇媚地说“陈医生你真厉害,我刚才被你弄得好舒服,你还骗我你没有玩过女孩子。”

    陈医生急忙辩解“小梅我没骗你我真的是处男。你刚才是怎麽了,为什麽你的下面会流出那麽多水,吓死我了。”

    小梅吃吃地笑着说“傻瓜,那是女人高氵朝时候泄出的精水,和你们男生射出的jing液是一样的,你这个医生连这个都不懂。”

    陈医生听了埋怨地说“你是舒服了,可是我下面却硬地难过死了。”

    小梅听了才注意到,情人的玉茎还愤怒地翘起呢。小梅怜惜地抚摸rou棒,慢慢搓动包皮,而另一只手竟轻轻地握住阴囊里的睾丸。

    陈医生只觉得小梅的手像是变魔术一样,让自己的全身有说不出的舒爽,不禁闭上眼睛张开口,享受被这样美丽的护士玩弄淫器的乐趣。

    小梅轻笑说“现在让我给你一点特别的服务。”

    小梅让陈医生斜坐在沙发上,撩起护士裙露出赤裸的下体和玉腿上诱人的白色丝袜,一手扶着rou棒一手搭着陈医生的肩膀,对准自己的yin道,缓缓坐了下去。

    陈医生只觉得rou棒被小梅的yin道包裹地紧紧,又热又湿的淫肉,摩擦着yin茎的皮肤。陈医生终於体会女人的美味,小梅在他耳畔轻轻地呻吟,用诱人的语气叫着“来,捧着我的屁股动一动,让你的那根在里面磨磨,会让你很舒服喔,你的手可以摸摸揉揉小梅的屁股,我的屁股圆不圆滑不滑,对‘嗯,你摸得我好舒服,对了你人家穿着丝袜给你弄,你也要摸摸我的腿,啊美死我了。”

    这两人在淫情激动下,完全抛开平日的礼仪与矜持,忘形地追求性爱的愉悦。小梅两只手都扶着陈医生的肩膀,挺起胸前的玉乳,让他品尝有樱桃般甜嫩香郁的凸起奶头,就这样陈医生一面舔着椒乳一面摸着玉臀和腿上的白丝袜。

    在小梅的配合下,射出又热又浓的jing液,小梅的子宫受到阳精刺激,也再度达到了高氵朝,两人将嘴唇贴在一起,丁香暗渡地热吻,享受性交後的馀韵。

    陈医生的全名叫陈立人,他有一个美丽动人的表姊名叫林慧如。他们从小玩到大可以说是青梅竹马,而表姊也渐渐对立人情愫暗生。可惜表姊在父母的坚持下,嫁给一位富有的中年人,数年後生下一个儿子。也就在陈医生与小梅在医院里一夜风流後不久,而在品尝了小梅的肉体後,小梅也就名正言顺成了陈医生的女朋友,两人如胶似漆地成了大家羡慕的一对。

    两人无时无刻研究性爱的游戏,有一天陈医生约了刚坐完月子不久的表姊和表姊夫去看电影,恰巧表姊夫身体不适,无法前去,只好叁人前去看电影。

    陈医生开车载着小梅与表姊,一路上表姊看着年轻漂亮的小梅和表弟打情骂俏,不禁一股忌妒和羡慕油然而生。婚後数年她对表弟的情感始终未曾减弱,丈夫对自己虽然不错,总是有一丝遗憾。

    可是这样的感觉一经而过,她暗地自责怎会有这种对不起丈夫的想法。到了电影院,叁人买票入座,这部电影看的人不多,观众零散地坐着,叁人对号入座,电影里演的是一部文艺片,内容有许多男女主角热烈的缠绵镜头,看得陈医生有些血脉贲张,忍不住把手摸向小梅的大腿上,隔着丝袜来回抚摸,享受光滑的触感。

    小梅本来正在用心地看着电影,突然发觉有人在她的大腿上放肆地抚摸,低头一看原来是情郎的手,知道他一定是看了银幕上的情节色心大动,只好笑一笑让他继续摸下去。

    陈医生见小梅没有拒绝,就在她的耳边问“小梅你今天穿的是裤袜还是长袜?”

    小梅说“你问这个干什麽?”

    陈医生兴奋地说“我想摸摸你的下面。”

    小梅害羞地回答“死相,要摸就摸何必讲出来,我穿的是裤袜啦”

    陈医生略感失望,不过还是把手探进小梅的紧身连衣裙里,不料竟然摸到茸茸的阴毛和温暖潮湿的肉唇。陈医生惊奇地问小梅“你没有穿内裤啊?为什麽裤袜有个破洞。”

    小梅回答“傻瓜!那是特别设计的裤袜才能去小便啊,我今天穿这种衣服穿内裤会露出形状不好看,你不喜欢吗。”

    陈医生怎会不喜欢,简直是高兴死了,加紧揉弄小梅的阴部,小梅还故意把大腿张开,好让他更方便爱抚。接着陈医生把外套盖在跨间,拉着小梅的手放进去。

    小梅当然知道陈医生要她套弄他的ji巴,所以就非常配合地拉下裤子的拉练,掏出他热腾腾的rou棒,轻轻地爱抚。小梅的手技越来越厉害,她并不直接刺激rou棒,而是用指甲尖去轻轻刮yin茎下浮出的那条筋,刮得陈医生又痒又舒服。

    多次的性交小梅已经知道他的嗜好,然後更进一步温柔地揉弄他的阴囊,让两颗睾丸在袋里滑来滑去。陈医生舒服地闭上眼睛,而那条玉柱也就更加地膨胀,gui头也分泌出润滑的液体,弄得小梅的玉手又黏又滑。

    小梅不禁低声笑着对他说“怎麽搞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